“丟槍”女主角以處女膜自證清白,還是有人不信
  
  “丟槍”事件中交警開房的賓館
  四川交警與女協警開房並“丟槍”一事被曝後,“女主角”小李為證清白,她在看到發帖當天就去醫院做了有關“處女膜”的婦科檢查。“我沒有與他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,我連戀愛都沒有談過。”她告訴記者,她已經委托律師,將控告發帖人及相關網站。
  (7月17日《 人民網》)
  支持 捍衛名譽,控告到底
  摩利的瘦肉:控告到底,對這種信口開河不負責任的人渣就應該嚴懲!
  楊濤:胡亂髮帖誣陷他人,輕則是民事和行政違法,要進行賠償或者受到治安拘留,重則是刑事犯罪,受到刑事製裁。同時,對於整個網絡監督更不是一件好事,因為濫用手段,會降低網絡監督的公信力,讓人們難以分辨真假,同時更給一些官員打擊網絡監督製造藉口。
  紛紜 波瀾再起傷害更深
  網易江蘇無錫網友:整形醫院笑了!新三年、舊三年、縫縫補補又三年。現在處女膜修補當天出院,隨治隨走。
  一個人的戰鬥:作為一個成年人來說,竟然找女人在一個房間聊天一個多小時,不可想象,就算是親戚也要註意下。“瓜田不納履,李下不整冠”,你們自己不註意就別怪人非議。
  網易貴陽網友:身為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同事,有什麼大事不能在辦公室談,不能在飯店談,非要到賓館開房談?本來大家都忘記這事了,又把它翻出來,何苦。
  陳匆匆:菇涼,何必再次把自己推到風口浪尖。這樣恐怕會傷得更深。
  悲哀 “有罪推定”充斥人心
  xiongtf:面對網上大量自以為是的看客,後背發涼。以自己的主觀臆斷就判決別人生死攸關的名譽,既沒有理性也沒有同情心!
  網易黑龍江網友:有房間可以談事,幹嗎非得再找個地方?他們還是多年的鄰居,男的還是長輩,還開著門。這有什麼不正常的?
  115.168.*.*:看完這則新聞,我很同情她,相信她是清白的。作為一個旁觀者,希望大家不要站著說話不腰疼,非得把人家逼死你們就高興了?
  網易山東濟寧網友:網友的發言讓我想起趙作海案。有罪推定不是某些辦案人員的專利,而是活在很多人的內心深處。 編輯:何平
   1
  點評
  “處女膜證清白”的背後是“權力失語”
  陳廣江:曾鬧得沸沸揚揚的“交警開房丟槍”事件可謂一波三折,儘管當事交警已被“雙開”,但事實真相依舊不甚明朗,註定難以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。女協警如今舊事重提,但一紙處女證明不僅還原不了“交警開房丟槍”的真相,反而會再掀波瀾。出現這種結局,究竟誰在失職?
  縱觀整個事件,相關部門的做法令人費解。4月26日,“丟槍”事發當天,涉事交警許江被停職;5月9日,許江被行政記過;5月15日,許江復職,沒再配槍。按理說,既然有了處理結果,此事該到此結束。但5月23日,隨著網絡爆料,“交警帶女下屬開房丟槍”一事引發媒體關註;5月26日,因違反用槍規定,許江被“雙開”。
  相關部門這種自相矛盾的做法,似乎印證了輿論的種種質疑和猜測。儘管當事人否認發生了不正當關係,所謂的“丟槍”也被證實為“失控”,但由於相關部門躲躲閃閃、含糊其辭的處理方式,既無法滿足公眾的知情權和監督權,又讓其自身的公信力大打折扣。“家醜不可外揚”,人們難免會認為他們之間“有事”。
  出現負面新聞不可怕,可怕的是“權力失語”。在整個事件中,有雙方當事人的口供,有酒店的監控記錄,照理說,公開真相,證實二人的關係,還人清白,並不是難事。然而,當地紀委和公安局既不肯發文證明,又沒有出面澄清,反而要求女協警“在家休息”,這無疑是默認了輿論的猜疑。
  可以設想,在網絡爆料後,如果相關部門能及時公開事件細節,用事實回應輿論猜疑,拿出有理有據的處理辦法,本不至於讓當事人的關係變得“不明不白”,也不會如此被動。另外,在醫療證明造假並非難事的今天,即使有處女膜完好的證明,也無法真正化解公眾的疑惑。人們不禁會追問:既然關係清白,官方為何選擇沉默不語?
  “處女膜證清白”不僅直觀地折射出當地政府部門捉襟見肘的危機公關能力,也讓整個事件變得更加複雜起來。相關部門這種“失語”,既是對網絡暴力的縱容,又是對公民人格尊嚴的漠視,與“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”的方向背道而馳。(專題整理 小強 感謝網易網友)編輯:何平
  (原標題:“處女膜證清白”的背後是“權力失語”)
創作者介紹

sl64sloqu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