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網12月27日電 據美國僑報網報道,“Victor老師,最近回多倫多嗎?還有最後兩門期末考試想拜托您!您機票錢我出!”電話里,一名加拿大約克大學的四年級中國男生言語懇切。
  最近,北京晚報披露了一條應海外富二代留學生需求而催生出的產業鏈:留學槍手。互聯網、微信或是熟人介紹,都是他們的銷售渠道。一些槍手還有自己的網站,針對本科、碩士及博士分為不同級別,收費也不同。例如,研究生論文250字以上保A起價是50美金,如果要得急,還會有相應的加急費。
  在北京長大的Victor是一名加拿大籍華人,目前是某跨國企業的總裁助理。此前,他的身份是一名槍手,幫在多倫多留學的中國學生寫論文和考試。“做得好的時候,一年能賺4萬到5萬加幣。”“在多倫多一些高校,一半以上的中國留學生,是不上課、不寫論文也不參加考試的,全都花錢雇人完成。”
  上個月,英國《每日郵報》關註海外年輕華人炫富,並稱其中大半為北美名校學生。Victor稱,“在多倫多一些高校,一半以上的中國留學生是不上課、不寫論文也不參加考試的,全都花錢雇人完成。”而在加拿大,像Victor這樣的學業“替身”已頗具規模。
  代寫論文千字150加幣
  “我在餐館端盤子時,發現可以靠給人寫論文賺錢的。”Victor回憶,“我聽來吃飯的學生抱怨寫不出論文,就問他們要不要代寫。他們當場就付錢了。”
  2011年,英國碩士畢業後,Victor本已在北京找到工作,但因拿不到工作簽證只得返回多倫多,借住在朋友家。他在社交網站上建了一個賬號,招攬代寫論文的生意。一個月後,他通過代寫論文賺的錢,已經夠他自己租一個房間,搬出朋友的家了。
  “中國留學生在這邊有幾個圈子,大家一傳十,十傳百,就形成了口碑。”Victor打開手機通訊錄,字母E序列下連續出現幾十個以“Essay”(論文)開頭的聯繫人。他說:“合作一次,以後只要有論文都找我。”
  每次“交易”,雙方在網上約好,學生先付現金,Victor再按照約定時間把寫好的論文發到學生的郵箱。隨著“客戶”越來越多,Victor代寫論文的價格也在兩個月之內從千字50加幣漲到了150加幣,而客戶量只增不減,他又在多倫多大學雇了兩名經濟學碩士幫忙。“即使這樣,忙起來還是應付不了。”
  一篇期末作業論文多則要求3000字,平時的小作業不滿千字的也按千字計費。Victor每寫千字大概需要兩個小時,如果接到不同學校學生類似的科目,就直接複製一份過去。據他估算,“代寫論文,換算成時薪大約是90美元。”
  一年後,Victor發現“代寫論文的賺錢速度變慢。”因為在多倫多,代寫論文的競爭對手很多,“比如有些女生在北美高校畢業,結婚後當全職太太,就接這種活兒賺零花錢。一些有規模的代寫組織開始興起。”從那時起,他漸漸放棄了代寫論文,轉而代人考試。
  經濟學是代考“重災區”
  “第一次替人考試的時候,心臟病都快嚇出來了。”Victor笑著說,“第二次就不緊張了,我發現監考老師查得很松。”位於多倫多的約克大學、百年學院和聖力嘉學院,是Victor做“槍手”的主要戰場。“一方面,這三個學校的中國留學生特別多,又有錢;另一方面,期末考試不用刷卡進考場。不像多倫多大學,考試必須刷磁條。”
  代人考試前,Victor會讓學生辦一張假的學生證,證件換上自己的照片。這些假學生證是在一家中國人開的打印店製作的,和真學生證一樣,只是磁條刷不出。“把證在監考老師眼前一晃就成了。女生也可以,反正證上名字都是拼音,老外認不出男女。”
  金融專業畢業的Victor,與經濟、數學相關的課程都可以應付。據他瞭解,“在這裡念書的中國學生,基本都是學經濟的,因為他們的父母大多在國內做生意,送他們出國也是想讓他們接自己的衣缽。我在考場留意過,一個經濟學的班上一半以上都是中國人。”
  這些中國留學生考試前一個月通知Victor考試的時間地點,並把複習材料和考試重點從助教那裡要來,供Victor複習。一場期末考試,他需要6到7個小時的時間複習,收費為1000加幣。期中考試或小測驗,不需要特別準備,收費500加幣。每次考試,他承諾學生考到B-,如果偶爾發揮不好考了C,他會幫這個學生在另一門課上拿到A-以做補償。
  一名學生如果多次考試同時交給Victor,他還會給他“套餐價”。比如兩個期中加一個期末收1750加幣。但如果提前通知不及時,他還會收100到200不等的加急費。每個學期,他大約可以接到7個期中考試和15個期末考試,賺取近2萬加幣。
  某些高校學業“替身”扎堆
  除了校內考試外,Victor還曾代考過托福、雅思等英語考試,但成本和風險都太高,他只替與自己長相接近的男生去考試。Victor說,“在老外眼裡,中國人長得都差不多。”
  對於7歲就隨父親從北京移民加拿大的Victor來說,考試本身並不難。因為風險高,所以收費定在3000加幣。找他代考的,都是在入學前已來到加拿大,準備在當地申請的學生。這其中一部分,又成為他“全程護送”的對象:從申請前的英語考試、入學時的能力測驗,到在學期間每門課程的論文和期末考試,全部由Victor這個“替身”來完成;而他們唯一需要做的,就是按照Victor的要求選課、安排考試和在每學期開始時註冊一下自己的信息。
  “這種事就是這樣,你幫他考一次,他就想下一次。考了一門,就想所有門。”Victor說。Victor並不是唯一的學業“替身”。據他觀察,在多倫多三所學院里,中國學生至少有一半是常年不上課的。“我來到考場,發現很多中國考生看上去都不像本科生,穿戴也不起眼,而且彼此不打招呼。這很奇怪。”考完試,他隨口問了幾個“考生”,果然他們也都是“替身”。
  “把考試承包給我們,那些留學生真是比我們還放心。2013年冬天,我正在多倫多這邊幫一個女生考試,她自己飛回北京玩去了。”Victor說:“四年留學,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很長的假期。”
  “富二代”背後的包庇縱容
  與那些學生熟悉後,Victor感覺“這些富二代怪可憐的。雖然開著寶馬、奔馳,每個月零花錢有5000加幣,但出國並不是自己真實的意願,專業也由家長安排。他們不愛學、學不會,很正常。”
  Victor本也是“富二代”。上中學和大學時,父母在加拿大忙生意,安排他回北京名校就讀。家長常年不在身邊,送孩子出國只為一個畢業證。Victor說,本科四年,“男生每天就是打英雄聯盟,女生就找各種男朋友帶自己出去玩。父母只管給錢,並不在乎孩子的情況。有的家長明知道孩子在找人代考,每個月還特意多打錢過來。而代考托福,很多時候是家長直接聯繫我的。”
  北美留學教育專家馮思赫告訴記者:“我常接到家長的電話,問能不能找人幫孩子考托福。我知道有代考托福的組織,但不會推薦。這是嚴重的欺詐行為,之前有中國學生幫人代考,都入獄了。”
  代考校內的考試,一旦發現,不僅學生會被吊銷學籍,還會影響學校的招生政策。“這是‘斷後路’的行為。”馮思赫說,“北美學校對信譽極為看重,有的期末考試無人監考。在那種氛圍下,一旦被髮現作弊或代考,你所在的城市和高中畢業的學校及專業,都會進入‘黑名單’,對學弟學妹的申請會產生很大影響。”
  “還好我乾的那幾年沒出婁子。”Victor說:“不過每天也睡不安穩。找到現在的工作後,我立馬不幹了。  (原標題:加拿大留學槍手披露代考細節:家長直接代子咨詢)
創作者介紹

sl64sloqu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